仲夏夜之梦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09 08:35
  • 人已阅读

  天不老,情难绝,心似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。弦拨段,段难说,你是我爱的传说。夜更深,爱缠绵,芳菲渡云天。双蝶秀罗裙,梦香连成片,东池梦里说朱颜,朱粉挑春梦浅。细看云遮云漫,象似碧海云天,仙女翩翩起舞,花香溢满心间。玉柱梦中峭立,栏杆梦中擎起,飞燕斜穿朱檐,梦觉相思潋滟。

  双鸳沼泽水溶溶,梯楼画阁傍晚后,定看斜月帘栊。你似莲花镜水,出落水里芙蓉,撩起月下清波,掺杂月影清浅,好似潋滟万千。你似曼妙出镜,香云袅袅比邻,像似画楼闺蜜影,窈窕梦里出庐。隔月眉来眼去,月下莲影婆娑,似轻解梦中绸带,象似幕密遮灯。

  你不想柳锁鸳鸯魂,你想突破花翻云梦,用花身把梦盘点。你象踏月轻歌,曼舞在傍晚后,就象在闺蜜林中疏月影,象似花房入夜。你曾在月梦里轻歌,在爱梦里弹奏,纤手执箫疏若影,笛声曼妙画楼阁。风丝一寸柔肠,化成月下幽香,似在月下盈织鸳鸯梦,月墙梦里出裸影。

  你不想犹抱琵琶半遮面,你想出雨若莲。谁在梦里为你痴狂,惟有自君苦自我。看到你的曼妙幽香,象无故的梦催更在我的头顶,我在梦里搅弄着夜,象似炼石补天,踏龙执箫月漫上,梦魂幽幽难明。

  楚香罗秀袖,谁伴玉盘,惟独吾梦阑。你是未织的鸳鸯,梦里的朱颜。我扶醉在你的梦内里,想你的华庭幽欢,爱你的芷晴烂缦,你象潇湘凝眸,出若在碧海云天。

  你的纱裙完满地勾勒出你斑斓的轮廓,你象天使同样的飞临。就象那最巨大的艺术挂在天上,我在黑夜的梦里摘取。我象疾走的天池里的野马,在黑夜的月光下私奔,一手撕碎那带翅膀的诗歌,一手把你雪白的梦擎起,把你的斑斓放在我斑斓的驼峰上,我来不急去品味你的甜美,而是驮着你的斑斓飞临,疾走。你的玫瑰花香,洒满了整个的月下,我那匹骏马就象疾走在你玫瑰花丛中,红鬓扬起,扬蹄花海的梦中。

  梦啊?在仲夏的月影中,漫漫的描绘,好奇妙,似动人的弦,在相思里弹起。你喜欢如许斑斓的世界,你能在那斑斓的月下,倒影梦的林中,有节拍的抒发你的美。就象那距离、屋子、轨迹、窗子都象你同样赤裸的睡在我的阁下,我就象在你凉快的寝室里,品味着你兰花淡雅的香,你象蜷曲进入我斑斓的处所,我斑斓的臀在为你摇摆,你的言语和唇也在柔软的进入,我程度的为你躺下,接收你爱的馈赠。目下不难过的皮肤,也不抽象的洗涤,惟独眼睛在洗掉梦的桎梏。我象被你倒空在梦中,我完全的被你的爱征服,在这斑斓的仲夏夜里。

  鸟巢不难过,我是奏鸣的歌手。波光莲影中,我看到了斑斓,我象大海般的呼吸,在半夜的梦里吸纳你的美。我没法在镜子的前面停息,就象在那斑斓的月光下,我没法波涛平静。即便是安静的奏鸣,也是黯然斑斓的为你。你是我仲夏夜里一滴鸟鸣玉碎的彼岸,是你清留人间斑斓的狂澜。

  一首诗等候着仲夏夜的烂缦,就象在仲夏夜梦的碉堡上,升起爱的旗。在斑斓的唇齿间夭夭桃红,梦的空地上翩翩斑斓的跳舞。来吧,中止一个绿色的跳舞,就象百叶裙和处子就有因运动而裸露的美,你是梦话的杰作,梦里烂缦的朱颜。

  远望夜空,远望永远,那棵桂花树的幽香,真的飘自于千里万里和云里以外吗?我象在梦的桃园里煮酒,在朴素的白里为你酝酿,燃着你斑斓的情素,你象我园内的主人,裸露着你斑斓的丽影,在桃花的梦里,在斑斓的玫瑰花下,种下你斑斓的难过和尘凡梦里的徘徊。

  暗数十年相思路,你是我梦话漂荡的身影。拥春醒,对谁醒,我在箫声里明清。笙歌如醉,笛声如琼,暗墙梦里啼鸟乱,芳心鹊动莲宛。你似疏仲催晓,邂逅黑甜乡。你似莲花女,莲体欲滴,溪声飘至楼阁外,情留月下缠绵。

  门隔花深梦,玉纤香动小帘钩,我似落絮无声春堕泪,你把月影如行云腼腆。你的爱究竟属于谁,在隔距天边路上,你迷离。爱上了你不应爱上的人,你把我当做过往客,眼波里华堂暗送客。我悲,我伤,但又有何妨?你在这仲夏夜里,又爱上了阿谁不属于你的一只轻鸥。我的柔情似蘸雪,冰冻涕泪涟涟,有谁来管。当时月不象月,天不象天,我的乐趣乱,好乱。我在月梦里伴你的朱颜,而你在寻欢暂停。渴盼呐,渴盼?什么时候我能再次把你的手牵,我苦不堪言的想,苦不堪言的盼,你却总是不给我机遇。你的手机为我关机,你的短信终止我的发送。我象无脚无腿的鸟,在仲夏的梦里凄嚎,就是得不到你得怜惜。爱怎样这么难,难于上青天。

  也许,爱在苦于甜美中能力失掉应验,就象你在千锤百炼中,看到爱的斑斓大于天,你终极看到了他的虚假和狡猾,你在完全中把爱清醒。就象黑夜被黎明刷新,你重获重生。你在千般心疼中,看到我的斑斓,胜似他的真情,你终极把爱仍是投入我的度量中。

  我不什么太标致的言语给你,我给你的就是真挚。就象这斑斓的仲夏夜同样,爱在迂回和斑斓的传说中永远。

  春梦笙歌,凌波暗动。你是我仲夏夜之梦,最斑斓的倩影。点绛唇,酥润影,你是曼妙梦里的朱颜,醉梦里稳定的涟漪。

上一篇:所有的旧爱都不应该留恋

下一篇:没有了